宙斯古代财富彩金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日本为何吃定了韩国?

杨震 | 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8-15

日本在G20大阪峰会之后突然宣布将就一些事关韩国经济命脉的关键产品对韩国实施事实上的禁运。

据媒体报道,在日本加强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后,针对光刻胶、氟化氢?#22836;?#21270;聚酰亚胺这3种半导体原材料,三星7月起开始紧急寻?#31227;?#20182;供应来源,目前正从比利时采购材料。

事情的起因是,日本在G20大阪峰会之后突然宣布将就一些事关韩国经济命脉的关键产品对韩国实施事实上的禁运。

那么,日本为何选择在此时对韩国发难?为何选择在这个领域下手?又何来的底气呢?

一、外交领域的报复行为

日本经济产业省要求从7月4日开始,所有日本企业向韩方出口3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前,必须向日本政府申请批准,而整个审查过程将长达90天。8月2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将韩国排除在“白色清单国家”之外。韩国对此表示强烈反对,?#24613;?#21551;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纷争解决程序。

“白色清单国家”是日本人为在国家安全方面对日友好的国家,现有27个国家,除韩国外均为西方国家。?#20204;?#21333;上的国家可免除申请漫长的出口许可。

谈起日韩贸易摩擦,得从当前的日韩关系说起。

近年来,这两家关系实在不咋地——

2017年10月,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终审裁定,支持4名二战时期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的索赔权,判决涉事日本企业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约合58万元人民币)。该判决引起日方强烈不满,日本外交大臣河野太郎当时称判决结果“令人非常遗憾且无法接受”,坚持认定两国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解决这类索赔问题,并威胁将考虑所有可能的应对选项。

同年12月,韩国一艘驱逐舰搜救一只朝?#35270;?#33337;时,遭遇日本军机低空飞过。日方指认韩方驱逐舰用火控雷达锁定日方飞机,韩方否认,认定日方飞机作威胁性低空飞行。之后两国骂战不断升级,日方军机又多次抵近韩方军舰,韩方则直斥日本举动是“公然挑衅”。

受到这些事件影响,被韩国历任总统上台后视为重要事宜的访日活动,在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台后被一拖再拖,?#20004;?#20173;无定论。

而且,日本海上自卫队定于10月举行阅舰式,日本也罕见地没有对韩国发出邀请。

日本选择在此时突然对韩国发难,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外交领域的报复行为。

二、半导体材料,韩国经济的命门

这次日本对韩国实施禁运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分别是含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均为半导体产?#36947;?#22522;础性的原材料:

含氟聚酰亚胺是制造无色?#35813;鰲?#20256;?#38469;?#24615;良好的智能?#21482;?#23631;幕的上佳材料;

光刻胶是半导体制作过程中的核心材料,它对光线、温度、湿度十分敏感,可以在光照后发生化学性质的改变,无论在民用还是军用领域?#25216;?#20855;价值;

高纯度氟化氢同样是半导体产业关键性的基础化工材料之一,但与前两者不同的是,它带有剧烈的毒性和强烈的腐蚀性。高纯度的氟化氢常用于芯片等材料在加工过程中的清洗,对于产品工艺和质量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韩国贸易协会资料显示,韩国企业对日本产的高纯度氟化氢、光刻胶和含氟聚酰亚胺的依赖度分别达到43.9%、91.9%和93.7%。此前,SK海力士的有关人士也透露称,相关原材料库存量不足3个月,如果不能追加采购,3个月后工厂可能会停产。

据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和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吕本富介绍,半导体行业是韩国的支柱型产业,2018年韩国的经济增长率为2.7%,如果去除掉半导体增长所带来的效益,那么韩国的经济增长只有1.4%。日本企业或许可以接受失去这一业务,但韩国无法忍受。

近20年,韩国在半导体产业的逆袭之路,看上去很成功。随着日本东芝等退出消费终端、半导体制造市场,隔壁的韩国顺势抢下内存产业,三星、SK海力士等韩国企业在存储产业的崛起,给外界传递了其掌控上游产业链的高科?#22841;?#35937;。

其实,韩国只是处在半导体?#38469;?#20463;冲带,是赌上?#32422;?#30340;命运,孤注一掷地?#24230;?#21040;这项产业中,在半导体和屏幕产业“孤军”奋进,使韩国经济发展非常畸形。

事实上,半导体生产工艺主要分为设计、制造、封测三大?#26041;冢?#22312;后两个?#26041;?#20013;,就需要关键设备和材料,它们是保障芯片顺利生产的上游基石。

日本这下子可算是捏住了韩国的命门——韩国关税厅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前20天出口同比下降了13.6%。半导体作为拉动出口的动力,已经明?#26376;?#21147;不足。前20天里,韩国半导体产品出口锐减30.2%,而这类产品几乎能够达到韩国总出口产品的1/5。

这?#20849;?#31639;完。据《产经新闻》报道称,若日本将韩国移出“白名单”,除了三种半导体材料外,可用作军事用途的非战略产品,如工业器械,?#32422;?#21487;用于浓缩铀离心机材料的碳素纤维等也将被列入日本对韩出口物品强化出口管制的范围内。日本经济产业省可?#28304;?#22269;家安全的角度要求对这些可转用为武器的物品进行个别审查,而办理此类出口?#20013;?#21017;要长达数月。

三、抵制日货还是抵制禁运日?#37232;?/strong>

为什么采取上述贸易制?#20040;?#26045;?日方的解释是,因为“(两国)信赖关系受损和发现韩方的不当情况”。韩方则回击,此举对是二战劳工索赔案的“报复措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24613;?#19978;诉至WTO。

据韩国媒体消息,在7月24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总理事会会议上,作为韩国首席代表出席的产业通商资源部新通商秩序战略?#39029;?#37329;胜镐表示,日本限制对韩出口半导体关键材料有违世贸组织规定,与国家安全无关,并公开要求韩日高层对话,但日方没有作出答复。

韩方在当天下午的会议上再次要求日本回应对话提议,日方仍没有具体回复。金胜镐称,通过对话解决问题是韩国一直坚持的立场,“拒绝对话表明日方没有勇气和自信直面?#32422;?#30340;行为”。他重申,日本7月4日实施的贸易限制,是对日韩在劳工征用赔偿诉讼问题上的报复。

在“禁运”事件发生后,韩方对与日本自民党“二把手”二阶俊博的面谈寄予厚望。

韩方代表团与二阶俊博的会面原定于7月31日下午5时在自民党办公大楼进行。韩方代表团成?#26412;?#20026;资深政坛人士,其中还包括韩日议员联盟主席姜昌一。

日方此前一直未敲定日程,后在韩国代表团访日前晚安排出时间。但在会面开始前2小时,日方通知因?#24613;?#31532;二天的国会会议而要内部开会,将同韩方的会面推迟至8月1日。

韩方接受提议后,会面时间定在了8月1日上午11时30分。之后日方于7月31日晚再次发来通知称,二阶俊博因将主持紧急安保会议难以与韩方会面。据悉,姜昌一前一晚在与日韩议员联盟干事长河村建夫通话时对日方的做法提出强烈抗议,并谴责日方做法为重大外交失礼。

8月3日,大批韩国民众连续第三周举行集会,谴责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扩大对韩国的贸易限制,并要求安倍为日本战时的强征劳工行为道歉。3日也是日本决定将韩国剔除出出口管理优惠对象的第二天。

韩联社称,约1.5万名韩国人(代表约680个民间团体)在首尔市中心的光华门广场举行了游行,这是7月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对日本贸易限制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高喊“道歉”,?#28216;枳判?#26377;“谴责安倍政权”和“为战时强征劳工道歉”的横幅。还有很多人手持蜡烛参加集会,就像抗议韩国前总?#31216;娛然?#26102;一样。?#23601;?#20154;群在日本大使馆前大声抗议,要求日本政府收回将韩国移出“白名单”的决定。

与此同时,韩国在全国范围内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抵制日货行动。韩国中小个体户总联谊会7月5日宣布禁销日本商品,到7月16日已经有500多家小商店加入抵制活动。同时,多数民众也在网上发起抵制日货运动,日本平价服饰品牌优衣库和杂货品牌无印良品的销售额分别减少了26.2%和19.2%。

可是让?#22235;?#38391;的是,含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也是日?#37232;?#20026;何不抵制?不但不抵制,还有人因此自焚。

韩国人到底是抵制日货还是抵制禁运日?#37232;?/p>

四、日本为何能吃定韩国?

由此可见,日本在这次贸易摩擦中占据上风,将韩国吃得死死的。那么,日本怎么会对韩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呢?这就不得不提起让韩国人伤心的那段往事——

近代,日本吞并朝鲜半岛长达半个世?#20572;?#27542;民统治了近40年。在这段时期内,日本对韩国形成的影响不容小觑:

首先是经济影响。

统治朝鲜半岛期间,双方经济交流非常密切——主要是日本对朝鲜半岛的经济掠夺。

日韩建交时,美国驻日大使赖肖尔使韩国人相信他们的国家与日本“在经济上是互补的自然联盟”。因为不仅“日本的资本可以购买韩国的廉价劳力”,而且韩国人也会发现“日本市场和廉价商品的巨大诱惑力”。这就意味着韩国人要服用日本经济渗透这剂?#23478;家?#34429;然苦口,却能治疗韩国经济滞后发展和孤立无援的恶疾。

然而,这就造成了今天韩国在经济领域,特别是半导体产业对日本的依赖相当大的事实。半导体上游的原材料和?#24067;?#35774;备上,众多?#38469;?#38376;槛非常高,尤其是材料方面,不少日本企业的产品不可替代。

2018年,韩国对日本的贸易赤字为203亿美元(约合1433亿元人民币),中间产品的赤字就达到151亿美元(约合1066亿元人民币),占整体的四分之三。韩国企业要想真正“脱离日本原材料、零部件和设备,实现进口多元化,走上国产化道路”,恐怕颇为艰难,这类相关表述更多地表现为一种民族气节和官方立场,在实际过程中代价高昂、成本巨大,在短期内几无可能。

其次是文化影响。

在日本占领韩国的几十年间,韩国整整一代人被正式禁止说韩语,殖民时期的韩国精英必须在语言、习?#20303;?#31036;仪和关系上以日本文化为基准。

今天的韩国社会,与日本社会的相似度极高,例如,都很看重“前辈文化”、?#19981;?#26412;土食品。在两国的企业文化中,雇员基本都是终身雇佣制,也都有着加班的习惯,上下级等级观念同样非常?#29616;亍?/p>

所以,如果说古代朝鲜半岛深受中国文化影响,那么现代韩国则更接近日本文化。这样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日本对韩国人的心理特征、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等方面非常熟悉,能够有针对性地出牌,从而使韩国无论是在物质还是精神上都陷于被动。

韩国人一方面要求日本道歉,另一方面又要求日本将韩国重新纳入“白名单”的令人吃惊的非理性行为,也可以看做是日本对韩国人心理实施“精确打击”的战果。

最后是外交影响。

日本对韩国的外交影响属于间接影响。在日本对韩国进行殖民统治时期,日本对韩国文化进行了改造,采取一系列同化、毁灭韩国文化的措施。韩国文化的连续性遭到破坏,民众心理深受创伤。通过文化对国家利益、国家实力、国家决策机制的影响,日本可?#32422;?#25509;影响到韩国外交政策从而形成其独特的外交特点。

日本充分利用了韩国外交政策方面的漏洞,使其陷于被动——在外交层面有意施加的羞辱成功激怒了韩国民众,而民众徒劳无功的抗议和抵制活动给政府施加了很大压力,从而极大限制了韩国政府的回旋余地,这种局面反过来又进一步增加了日本的主动权,甚至是主导权。

日本就是这样吃定了韩国——

通过对韩国的经济影响在?#38469;?#19978;掐住韩国主导产业的命门,并利用对韩国的文化影响对其行为逻辑实施精准判断与预测,进而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进行压制,然后利用对韩国的外交影响在该领域牵着韩国的鼻子走,让后者陷入被动。

五、消除日本的影响,何其难也

在日韩贸易战中毫无还手之力的韩国为何不能消除日本的影响呢?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如前所述,韩国在经济上对日本依赖程度很高。

7月28日,韩国经济研究院发表了《韩日主要产业竞争力比较及启示》的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韩国从日本进口的产品高达4227项,对日本进口依赖度超过50%的产品高达253项,其中,韩国纺织用纤维产品的对日进口依赖度高达99.6%,韩国化学工业与相关工业产品的对日进口依赖度为98.4%,汽车、飞机、船舶、运输机械相关产品的对日进口依赖度为97.7%。在这?#26234;?#20917;下,消除日本影响对韩国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过去这种模式的成功使得韩国没有改变的动力。

韩国曾经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经济腾飞,到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新兴工业国家,人均GDP在2018年达到3.18万美元,并建立了先进的制造业体系。可?#36816;?#27491;是上述高度依赖日本的经济模式才创造出这样的奇迹,这种模式如此成功,以至于韩国没有改变的动力,消除日本影响自然无从谈起。

此外,大量“亲日派”的存在也使得韩国清理日本影响困难重重。

“亲日”在很多时候成为韩国朝野的“死穴”,一次次加重韩国民众对日本在殖民历史、领土争?#35828;?#26041;面的负面印象。“亲日派”的更新换代也让韩国人五?#23545;?#38472;,许多人成为掌握韩国实权的社会精英阶层,职业包括政治人物、公务员、法律界人士、媒体人等。在这?#26234;?#20917;下,要想清除日本影响,何其难也。

日韩就半导体原料展开的贸易战将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在冲击全球价值链的同时也为中日韩三边贸易区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但是对中国的半导体行?#36947;此?#26410;尝不是一次机遇。从长远来看,日韩还将就贸易问题继续缠斗,并有可能因此蔓延到其它领域,比如?#36182;骸?#23626;时,东北亚地区?#36136;?#23558;?#21046;?#27874;澜。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22218;?#21153;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20309;?#34183; [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32597;本?#24066;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库(?#26412;?#31185;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

宙斯古代财富登陆